中国首台死刑执行注射泵原是“广西造”

2020-10-02 17:10    
执行死刑一直以来都是个神秘的话题,甚至可称为“绝密”;注射执行死刑作为新的尝试,更是带着浓重的神秘色彩。

  可能很多广西人都不知道,中国第一台死刑执行用的注射泵是广西人制造的。他叫杨辉,籍贯是广西全州县安和乡。今年春节,杨辉携爱人从浙江杭州回全州老家过年时,记者对杨辉做了独家专访,了解到背后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死刑执行方式“人道化”

  在世界历史的各阶段,人类穷极想象力和创造力,发明出各种处死同类的办法:枭首示众,凌迟处死,活埋,肢解,割喉刑,剖腹刑,断头台,毒气室,林林总总。有些死刑的残忍程度令人发指,如凌迟处死,规定杀一个人要剐3357刀;木桩刑为用削尖的木桩从男人的肛门、从女人的阴部插入,直至穿透五脏六腑而死;烤刑和炙刑则用小火慢慢将人烤炙而死……所有这些刑法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尽量延长被执行者死亡的时间,以增加他们的痛苦。

  死刑的目的是为了惩罚,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死刑执行方式的人道化已成趋势。中国在这方面走在世界的前列,全国人大1996年修改了《刑法》,其中规定:“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等方法执行”,最高人民法院也向全国推广注射执行死刑。各地中级法院开始积极探索注射死刑方式。

  杨辉告诉记者,1998年10月,最高法院在北京召开全国采用注射执行死刑工作会议,会议决定将青岛、武汉、洛阳、杭州、成都作为注射执行死刑的试点。会议一结束,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医处吕处长马上着手寻找用于执行死刑的仪器,可是,国内国外,都没有相关器材。看来,只能研制了。吕处长于是找到杨辉,问他能不能帮助解决执行泵。

  少年便有“注射死刑梦”

  杨辉告诉记者,少年时一段难忘的记忆成就了杨辉与注射死刑的关系。

  1977年的春天,广西全州县安和乡一村民阿宝(化名)因为一时冲动,砍死了老婆的情人,被执行枪决,刑场就选在村头的山坡上。跟村里的男女老少一样,6岁的杨辉对枪毙死囚怀着强烈的好奇心,他睁大眼睛挤在看热闹的人群中。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阿宝面如死灰,喉结不断地上下蠕动,咽着口水。

  枪响了,阿宝身子往前一扑……“哇”的一声,杨辉吓得大哭起来,那恐怖的一幕永远刻在了杨辉的脑海中。18岁那年,杨辉考上了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毕业后,开始从事医疗器械行业。凭着聪明才智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杨辉很快崭露头角。

  一个偶然的机会,杨辉认识了几个杭州法院的法医,知道中国正在推广注射死刑,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注射仪器。童年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再次浮现在他眼前,剥夺生命是对那些罪大恶极的人的最高惩罚,但死囚也是人,能让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安静地离去是杨辉一直想做的,他决心为注射死刑这一人性化的执行方式尽一份力。在吕处长找到杨辉后,他开始着手这项工作了。

  要制造注射泵,光靠杨辉一人之力是不可能完成的。通过熟人牵线,杨辉怀揣着200多万元找到了浙大医疗仪器公司总经理罗建明。

  “做死刑注射泵没钱赚”

  罗建明,人称“中国注射泵之父”。他是中国医用注射泵的创始人和技术权威、全国为数不多的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听说杨辉要研制给死刑犯注射死刑的注射泵时,做事向来一丝不苟的罗建明就提醒杨辉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全国能够执行死刑的中级人民法院只有330多个,即使每个法院买两台,需求量也只有600多台,明摆着是亏本买卖。

  “我做注射泵不是为了赚钱,我只是希望中国的死刑犯能换个死法,尽量减少他们的痛苦。”杨辉说。看着眼前这位小伙子坚毅的目光,罗建明决心助他一臂之力。

  注射泵与医院给病人输液的注射泵相比,在技术上有着更高要求,注射速度必须做到分毫不差。根据法院提出的质量技术等要求,执行泵要以1分钟输入30毫升的速度将药物注入人体,需要承受的压力要比医用注射泵大得多,普通输液管根本无法承受。

  罗建明将所有的管线、接口都做了重新设计。1999年6月,中国第一台高速注射泵在杭州诞生。为了让注射泵操作起来更方便,罗建明想尽了办法,从日本找到了注射泵的核心部件混合式步进电机,使原来需要两台执行泵完成的工作合二为一。第二代注射泵诞生。

  注射泵执行“死刑”程序

  有了注射仪器,下一步就得看效果。南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讲述了他去年在广西桂林亲眼目睹的注射死刑过程。

  注射死刑需要一个绝对保密且安静的执行点。与枪决不同的是,刑场换成了执行床,针管代替了枪支。法官宣布执行死刑决定书后,死刑犯仰面躺在床上,全身被皮带固定后,一只手伸出一扇小窗外,窗外是手拿针管的执行员,整个过程看上去像是医生在给病人抽血,这样做可以减轻执行员的心理负担。

  执行员将针管刺入死刑犯的静脉,一切准备妥当后,现场指挥一声令下:“执行!”

  执行员按下了执行泵上的蓝色按钮,显示屏上的针筒标记开始跳动。固定在执行泵上的两支针筒悄无声息地将两种药物均匀地推入死刑犯的静脉。

  躺在床上的死刑犯显得异常的平静,六七秒钟后,慢慢地合上了双眼。大约两分钟后,脉搏停跳,脸上没有任何痛苦表情。

  执行泵“生意”并不好做

  执行泵研制成功,整个项目共获得5个国家专利。

  2001年9月,最高法院在昆明召开会议,杨辉携执行泵与会。各省法官当场观摩了昆明中院采用执行泵执行死刑的全过程。最高法院向各省推荐杨辉出资研制的执行泵。

  “全国已有65%的中级法院购买了执行死刑注射泵,而广西就购买了30台。”扬辉告诉记者,作为全国惟一一家注射死刑执行泵销售商,医疗器械公司执行泵的“生意”并不好做。从1999年第一台执行泵诞生至今,售价2万元的执行泵共售出到100多台,就算比较富裕的浙江省,也只买了十多台。倒是在注射死刑方面走在前列的广西、上海、山东等地法院买了不少。

  杨辉说,西部地区的许多法院因为资金等问题,向他提出“借用”的想法,杨辉都答应了,而且还承诺5年包换。

  新闻背景

  1997年,是中国刑罚制度改革的“特殊”的一年。注射死刑首次被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国成为世界上除美国以外第二个实行注射死刑的国家。

  1998年10月,杭州、青岛、武汉、洛阳、成都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首批注射执行死刑试点城市。

  2001年11月,被认为比枪决文明的注射死刑在杭州首次公开露面,被执行者是两个“股疯”,他们为谋财炒股而行凶抢劫致人死亡,而后肢解抛尸荒野。

  2002年,最高法院在南京召开会议,要求有条件的地方都要采用注射执行死刑。目前,由自治区财政出资,广西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统一采购了30台执行死刑注射泵,以装配各中级人民法院。
返回列表